莫秋

【周江】I like Me Better(1~4)

之前文章设定有错误,修改了下,顺便把一到四章整合到一起

交换生周x大学生江
ooc有
私设注意

“所以,真的有交换生来?”江波涛往自己的咖啡加了一块方糖,不经意问了一句。
“是啊。怎么,你开始对交换生有兴趣了?”方明华打趣道;江波涛耸耸肩,表明他并不在意。
每年学校都会有外国学生与本校学生交换学习一年,但部分是在异国直接修完大学四年。这次的交换生中,有一位交换生将在他们班与他们度过四年大学时光。
班里早就对交换生展开各种猜想,然而江波涛并不热衷于讨论交换生。不是他和同学的关系不好,只是他对这种事真的没兴趣。
江波涛盯着眼前的咖啡,头也不抬地说道:“教授安排我去接待交换生。”
“嗯,我知道。”方明华说。
江波涛看了他一眼,又往咖啡里加了一块方糖,慢慢搅拌;停止搅拌时,江波涛开口:“交换生的信息你负责的吧?”
方明华愣了几秒,问:“你怎么知道?”
江波涛笑笑:“学生的消息可是很灵通哦,方主任。给我看看那个交换生的信息,别说你没有,交换生信息今天刚刚到你手上的。”
“你们消息传递速度可以啊。”方明华将名单从包里抽出,递给江波涛,顺便简单介绍了下:“周泽楷,中加混血,加拿大国籍,四岁到加拿大居住;交换生中综合成绩排名第五。”末了又补充一句:“人长得挺帅的。”
江波涛喝了一口咖啡:“中加混血......应该会中文吧?”
方明华摊手:“大概。”
江波涛将纸递回去,喝光杯里剩下的咖啡,“方哥,谢谢了。”方明华摆摆手,表示不用谢。

交换生到班级报到时,周泽楷一下子成了全班女生的焦点;淡定些的女生只是一直盯着周泽楷,不淡定的早已发出惊叫声。相比之下男生要冷漠一些,向周泽楷点头示好已经算很好了,多数不过是扫了一眼,继续看自己的手机或书了。
江波涛饶有兴趣地看着男生们的反应。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他们系女生占多数,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多多少少有暗恋对象;谁知道还没表示自己的心意,心头的白天鹅就飞向一个不知名的小子;这种事情,谁能不气?
搞不好日后会被他们整。江波涛将视线移回到周泽楷身上,面对女生们的惊叫,周泽楷有些手无足措;但他很快找到示好的方法:冲她们微微一笑,结果女生们更激动了,趁她们议论时,周泽楷走向人少的地方。
当他走上台阶时,靠近他的女生都给他空出一个位置,但周泽楷仿佛跟没看见似的,继续向上走。可怜那些极力让座的女生,江波涛看着他快步走上来。周泽楷应该是注意到他的目光,对他点头微笑,江波涛以同样的动作向他问好,看着他在自己身边落座。
“我叫江波涛。”江波涛伸手以示友好,周泽楷则握住他的手。
“想看下学校吗?”江波涛指指教室外,周泽楷看了看还在教室里的教授,江波涛问:“你在担心教授不让我们出去?”周泽楷点点头。“放心,不出十秒他就走了。这个时间段,我没课。”周泽楷微笑,随江波涛出去。

一路上,江波涛负责介绍,周泽楷负责听;这让江波涛略微不适应。周泽楷,太沉默了!从他进教室后,江波涛就没听见他说过任何一个字。但周泽楷没有任何动作表现出不满,相反,他似乎很喜欢这样单方面听自己讲。
“去图书馆看看吗?”江波涛问道。
“嗯。”周泽楷回答地很快。
图书馆内人意外的多,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图书馆有两层,随时可以借阅。后面的书桌......”江波涛放轻了声音,发觉周泽楷没跟上时,马上回头找人,而周泽楷正站在书架前,打量着各种书籍。
喜欢看书吗?江波涛往回走,不慎碰倒一个水杯;女生惊呼起来,好在江波涛及时握住,否则地上就要多出一滩水和大片玻璃碎片。
“抱歉。”江波涛将水杯还给她,见对方没过多反应,便走到周泽楷旁边:“你,喜欢看书?”
周泽楷思索了下,点点头,手指掠过一本书。江波涛注意到他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这样的手,一般都是学乐器的人才有。正当江波涛猜测周泽楷是否学过乐器时,周泽楷拍了下他的肩膀,他赶忙回过神:“怎么了?”周泽楷指向江波涛身后。江波涛一回头,刚才的女生正看着他们;对上眼神后,女生立刻把头埋进书里。江波涛轻笑了下,冲周泽楷两手一摊,表示女生的反应就这样。周泽楷笑道:“她的反应,很有趣。”
这是江波涛第一次听清周泽楷的声音, 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周泽楷向他投去疑问的目光,江波涛才挥挥手,说:“嗯,对......她们都是这个反应......大概都是。”
周泽楷走向左边的窗户,阳光洒在窗台上,让人感觉温暖。窗户正好对着一棵樱花树,伸手就能摸到树枝。周泽楷倚靠在窗台上,摆弄着一朵樱花。江波涛靠在书架上,静静享受阳光。
“我喜欢这里。”周泽楷突然开口,转身看着江波涛。
逆光的身影让江波涛看得有些失神,周泽楷本就好看,在光影的衬托下,整个人显得有些虚幻。朦胧,江波涛找不到其他词语来形容这种感觉。他慢慢走到周泽楷身边,缓缓说道:“真巧,我也喜欢。”
周泽楷又笑起来。笑的很......甜?江波涛不知道这样形容对不对。口袋中手机的震动将他的思绪拉回,“看来有人找。”江波涛抱歉的笑笑。发消息的是方明华,发得倒挺简短,就两条消息。第一个消息是一个链接,第二个消息倒让江波涛吃了一惊:
方明华:小江,你和小周上论坛了哦。


小江指的是他,同理,小周就是周泽楷。江波涛赶忙点开链接,一进去就看到疯狂的点击量和回复数量。这个论坛很明显不是学校论坛,毕竟“图书馆内看到两个超级好看的小哥哥!有没有同校的知道是他们是哪个系的?!”这种标题是不太可能出现在学校论坛中。
也不知道方哥怎么找到的,江波涛默默往下翻。这个楼主大体讲的就是在图书馆内遇到超帅的男生,自己又不敢在学校论坛发,于是发到这个论坛中,希望同校的帮忙看看他们是哪个系的。哪天去“围观”下;底下还附上图片:他正冲周泽楷做摊手的动作。
这个楼主,江波涛大致猜到是谁了,那个被他差点打翻的水杯的主人。江波涛一边向下拉动论坛,一边祈祷评论里千万别有任何关于他们的信息。先不提周泽楷,他自己可不想被“围观”。
好在评论里多数是“别人家的大学”“为什么我们系没有那么好看的小哥哥”“别拦我,我要去这所大学,lz快说是哪所大学的”这种评论。江波涛松了口气,继续拉动屏幕。
然而有句话叫做“怕什么来什么”,江波涛再往下一拉,有一条评论让他瞪大了眼睛:

再见霉运:回lz,都是文学系的,头发略长的是文学系的交换生,从加拿大来,他直接在中国修完大学四年;短发那个是文学系公认的一枚帅哥。名字就不说了,对了,他们同班。


江波涛不再向下看评论,而是盯着这条评论。这谁啊!江波涛暗叫倒霉。转念想想觉其实也没什么,对方没说出重要信息,充其量就说他们同班,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围观......她们干不出来吧……
周泽楷见江波涛捧着手机很长时间,于是慢慢凑过去;江波涛注意到周泽楷的动作,晃了晃手机:“我们出名了。”然后将论坛拉到最上面,把手机递给周泽楷,示意他看下论坛。
周泽楷看完论坛,表情倒是丰富了些;他看向江波涛,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江波涛安慰道:“没事,她们还是有分寸的,又不可能真的把你水泄不通地围起来。别太在意。”周泽楷点头,把手机还给江波涛。结果两人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对了,你还没看过你的宿舍吧?去看看?顺便见下室友?”打破沉默这种事到底还是得由江波涛来做,周泽楷点点头。“走吧。”江波涛带着周泽楷走向学生宿舍,走到一半时,江波涛突然问道:“你的宿舍,是哪间?”
“325。”
“恭喜,我们一个宿舍。”江波涛从口袋取出一串钥匙,从中拿出一把钥匙递给周泽楷,显然这是宿舍钥匙。江波涛解释道:“宿舍标准是四人一间,当时分宿舍到我们这儿只有三个人。在我室友强烈要求下,由我保管多余的那把钥匙。”

两人就站在宿舍门前。江波涛打开房门,宿舍内已是鸡飞狗跳,这动静,想都不用想一定是杜明吴启还有串门的吕泊远弄出来的;江波涛曾经吐槽过他们闹起来的威力堪比二哈拆家。刚开门,一个枕头就飞了出来。
江波涛反应也快,赶在枕头砸到脸之前接住,然后看也不看就把枕头用力往里扔。江波涛这一系列动作十分熟练,显然已经习以为常。周泽楷带着些许惊讶看着江波涛。江波涛抿了抿嘴,走到一边,让周泽楷先进去。
周泽楷本以为以刚刚那番动静,宿舍内绝对是一地狼藉,乱到不行。然而宿舍内意外的干净,与刚才那番动静完全联系不到一起。
江波涛简单介绍了下他们,双方打过招呼后,周泽楷开始放置衣物;江波涛环顾四周,发现一个背包靠在墙脚,形状上来看,是吉他。
果然会乐器。江波涛蹲在背包前,周泽楷见状,走过去打开背包,一把颜色光亮的吉他安静地躺在里面。江波涛不懂乐器,但从外观上能看出周泽楷对它呵护有加,不然这把吉他不可能保养的这么好。
江波涛站起来,周泽楷便合上背包,继续整理衣物。江波涛看了看时间,恰逢下课。吕泊远回他自己的宿舍,杜明吴启一时间没事干,周泽楷的东西已经放得差不多;四个人都站在原地,面面相觑。最后江波涛提议去打篮球,才不至于让他们“无所事事”。

一行人到篮球场时,六个篮球场已经被占了一半。四人赶紧占了一个半场。二对二,四人就这样开始。
不得不说周泽楷球技很好,上一秒还在眼前,下一秒已经连人带球闪到身后;时不时做一个假动作把人骗向反方向;近身防人?不好意思,一道弧线过后,一个完美的三分球就这么进了。
这人,看起来那么文静,打球竟然这么猛。江波涛擦擦额头的汗水,气喘吁吁。全程几乎都是周泽楷进球,他和吴启拦也拦不住;相比之下杜明轻松多了,毕竟周泽楷一直是“单打独斗”的状态,他想帮忙也没办法很好地和周泽楷配合。
吴启几乎累到虚脱,一边挥手说休息,一边走到球场边缘坐下。二对一显然不公平,于是杜明自觉地站出球场。
二对一都不敌周泽楷,一对一就更没悬念;但江波涛慢慢看出周泽楷的一些问题。但愿有用,江波涛做好防守准备。
周泽楷站在江波涛面前,朝左虚晃,然后猛地向右转;下一秒起跳投球时,江波涛也同样跳了起来;没骗到?周泽楷改变主意,准备落下时再投球。结果重心不稳,两人摔在一起,球自然也没进。
江波涛狼狈地起身,刚要询问周泽楷有没有受伤,周泽楷倒先笑起来,弄得江波涛有点懵。杜明靠近看了看,忍笑说:“江波涛......你,你脸上......”江波涛拿出手机看了看自己的脸,全是灰,搞得他现在活像一个花脸小丑。
篮球场旁边有一排洗手台,江波涛赶紧冲过去洗干净脸;然后一张面纸出现在他旁边,抬头一看,是周泽楷。“谢了。”“他们先回去了。”“是吗?”江波涛胡乱擦了下脸,脸上的水珠滑下滴在衣服上也不去理会。周泽楷见状,又拿出一张面纸,把江波涛脸上剩下的水珠都擦干。
江波涛本想推开周泽楷的手自己擦,但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也就由着周泽楷。
“哎......可以了,可以了。”江波涛轻拍周泽楷的手背,示意他停下。“我们也回去吧。”江波涛冲他笑笑,周泽楷点点头,两人并排走回宿舍。
阳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两人影子末端处连接在一起。周泽楷看着身旁的江波涛,突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
好像有江波涛的时候,他会轻松一些?


几个月相处下来,江波涛更深入地了解周泽楷:腼腆,不善言辞;除去这两项,周泽楷几乎可以说是完美无缺:人长得好看,成绩也不错,待人温柔......而会乐器更是加分。
而之前论坛中“围观”事件也没发生,其功劳还是要归给江波涛。那天带周泽楷熟悉学校的时间,江波涛其是有课的,没去罢了——他不差这么一节。由于时间上的错误,想围观的女生自然没看到他们。
而这几个月,江波涛也尽职尽责帮周泽楷融入集体。女生们自然不用说,她们还巴不得周泽楷多和她们呆在一起;男生们倒是费了番时间。没办法,谁让报到那天周泽楷不知不觉间拉了一波仇恨。然而当他们发现周泽楷的网游厉害到不像话时,天天拉他上网游,对周泽楷的不满是一扫而空,待他也热情多了。
看来,善变的不止女生啊。身后男生们正聊的热火朝天,沉默的周泽楷在他们中间简直是一股清流。江波涛向左边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和题目做斗争。
写到最后一题时,江波涛放下笔,打开手机看了看日历,再过两周就能放一个小长假。要不要出去玩啊……江波涛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但这终究只是计划,面对即将到来考试,江波涛选择老老实实复习。至于休息,画几张风景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着想着,他的视线又回到周泽楷身上;这个不善言辞的大男孩不常开口说话,不过行动是他最好的语言;他凡事都可以做到完美——当然如果你想让他开讲座那还是算了。江波涛转着笔,思绪慢慢飘了。回过神的时候,周泽楷已经看向自己;两人对视了几秒,最后以江波涛移开视线告终。

奇怪,他什么时候这么关注周泽楷了?


两周时间很快就过去,转眼到了小长假,江波涛回他租的房子,鬼知道他当时为了找一个好住处费了多大劲。房子虽然有点小,但在上海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这样的空间已经很不错了。
回去之后江波涛没有着急着复习,而是发了条信息给周泽楷。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等对话结束时,已经过去两个小时。江波涛望向窗外的天空,才翻开被冷落在一旁的课本。
晚上,江波涛边吃饭边刷微博,然而他是毫无目的的向下滑动屏幕。没持续多久,江波涛关了微博;打开QQ,手指在“周泽楷”三个字上犹豫不决。其实他和周泽楷没什么可聊的,但江波涛希望和周泽楷在一起的时间能长点,任何方式都行。
最终信息还是没发出去,江波涛心烦意乱;他以最快的速度下楼,准备出去走走,稳定情绪。
一路上江波涛心不在焉地走着,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江波涛突然希望自己能在这里碰到周泽楷;随后又打消这个念头。开玩笑,这样电影女主一般的情节怎么可能发生;要发生,也不是在他身上发生。
人分心做两件事,有一件事一定会出差错;江波涛胡思乱想时,和对面的人撞了个满怀。
“抱歉,小周。”江波涛看也不看对方是谁,直接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说的是周泽楷后,他赶忙加了一句:“抱歉。”
对方似乎并不介意,只是礼貌地回了一句“没事。”但后半句倒让江波涛愣住了:“江,好巧。”抬头一看,周泽楷。
这已经不是巧不巧了......然而江波涛没时间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回道:“啊,好巧。你散步?”
“嗯。江也是?”
“对。”
“一起?”周泽楷发出邀请。
后来回想起这件事时,江波涛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答应周泽楷的邀请;他只知道当时自己的模样一定很傻。江波涛一路走周泽楷后面,“你很熟悉这里?”穿过人行道时江波涛问道。
“每年暑假,回上海。”周泽楷的回答依旧简短。
“哎,等我下。”江波涛跑向一家甜品店,回来时手上多出两个泡芙。“给,希望你会喜欢。”周泽楷礼貌地接过,对着江波涛微笑。
如果换做他们初识的时候,江波涛只会以同样的方式朝他微笑;然而现在,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面对周泽楷。刚平复的情绪又乱了,江波涛咬了一口泡芙,企图用食物掩盖自己的无措。
“江,嘴角粘到了。”周泽楷拿出面纸轻轻擦了擦江波涛的嘴角。
显然江波涛走神了,过了几秒才说:“噢,粘着了啊……”
平时面面俱到,能将人们的情绪都照顾到的江波涛,面对自己的情绪,简直漏洞百出。江波涛不得不承认,他喜欢上周泽楷了。
考试后便迎来了漫长的暑假,周泽楷回加拿大过暑假。婉拒了几个游玩的邀请,周泽楷开始收拾行李。收拾到一半,周泽楷发现江波涛不在宿舍,然后想起来江波涛已经回去了。这几天江波涛的行踪只能用神出鬼没来形容,但从杜明吴启的对话来看,似乎只有他见到江波涛的时间最短。江波涛有意无意地躲着他——周泽楷感觉是这样。然后“啪”地一声合上行李箱。


转念想想,他为什么这么在意江波涛?


飞机稳稳当当降落在温哥华。广播响起时,周泽楷恰好睡醒;他揉揉眼睛,整理了下衣服,跟着其他乘客一起下飞机。国籍缘故,周泽楷至少不用填那麻烦的表格,所以没花太多时间他就离开机场,而他口袋中的手机合时地响了。

“爸爸。”周泽楷看着屏幕中出现的男人,露出浅浅地微笑。

男人一脸慈祥地问道:“到加拿大了吗?”

“嗯。”

话音刚落,屏幕那头响起了温柔的女声:“是里克吗?让我看看他。”

里克,这是周泽楷的母亲私下喊他的名字。没等屏幕转移视角,周泽楷已经说出他母亲的名字。许久不见,他的母亲有一堆问题和趣事等着和他说;等到周泽楷走到家门前时,他们仍然没有结束谈话。

“我们可以面对面交流了。”周泽楷讲屏幕转向前面的门,然后结束通话,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不过钥匙还没插进锁眼,门已经自动拉开了,紧接着礼炮声接连响起。“欢迎回来!”多个声音一起说道,这弄得周泽楷有点懵,等他回过神,身上早就挂满礼炮喷出的彩带。

“Superice!”周泽楷定睛一看,屋里除了他的父母,还有他部分高中同学。周泽楷了解自己父母的性格,这显然是他的母亲为他开了一个回归party。

“好久不见,在中国怎么样?”他的母亲上来给他一个拥抱,并亲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一切都顺利。”流利的英文从周泽楷口中说出。

“有交到朋友吗?”他的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的身边,摸了摸他的头。

周泽楷看着他,点点头。

“你问他什么了?”周泽楷的母亲并不懂中文,她一脸疑惑看向她的丈夫。

“不是重要的事情。”周泽楷向她解释。

“噢,里克,快把你的行李放到你房间,午餐就要开始了,别迟到。”

周泽楷点头,和他的同学简单打了个招呼后,他拎着行李箱上楼。

打开行李箱后,周泽楷发现箱角有一出不合理的凸起,翻开衣服,衣物下赫然躺着一本书;周泽楷随意翻了翻,一张硬纸片从书中掉落。

希望你会喜欢。祝,旅途愉快。——江波涛

周泽楷对这个送行礼物有点意外,这本书是在他们聊天时他无意间提到的——当然他自己也确实喜欢,只不过还没来得及买,没想到江波涛已经帮他完成了。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把纸片放回书中,然后把书轻轻放在桌上。给江波涛发了个短信,表示感谢。

而另一头正在画风景的江波涛倒被这短信吓了一跳,他正集中所有注意力画一个细节,响起的提示音在安静的房间里着实突兀;结果手一歪,画偏了。江波涛轻轻擦掉破坏画面的一撇。好在是素描,如果是油画,刚刚失误造成的后果恐怕是重画。他拿起手机,面对周泽楷的短信只是短短回了不客气。但他自己很清楚,这三个字在他心中多少代表了别的意思;江波涛不打算将他的感情随随便便透露出来,毕竟周泽楷那儿还是未知数。

江波涛将手机扔在一边,然后继续画。但他已经心不在焉了。

慢慢来吧。江波涛又看了一眼他的手机。

周泽楷下楼时,他的同学们早已落座,空出的位置应该是留给他的。

“周,中国怎么样?”周泽楷刚入座,对面的女生迫不及待地问道。

周泽楷花了三秒才想起她是谁。索菲亚.赫兰德,周泽楷为数不多的异性朋友。她对国外的社会模式有着极大的兴趣,高中时期,周泽楷总能看见她捧着一本厚重的关于国外社会的书。

“还不错。”

索菲亚撇撇嘴,显然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你就不能描述一下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吗?”周泽楷张张嘴,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没等他发话,索菲亚又说道:“噢,我忘了你平时就不爱说话,这样算是为难你了。”

周泽楷抱歉地笑笑,然后听他们讲述自己经历的不寻常的事情。听着听着,周泽楷开始走神了;他莫名觉得自己有些不自在,或者说没有办法自在。周泽楷天生腼腆,话少也是正常;但这使他不太容易融入集体,正如现在这种情况。他缺少一个帮自己融入集体的人。

江波涛,这是周泽楷的第一反应。江波涛总能将他很好的融入集体中,他的方法不会让人感到不适。开始,江波涛会先将话语权引导向他自己,但他不会一昧占据话语权,江波涛总是慢慢将话语权引导向周泽楷;相当于一个衔接;到最后,不需要江波涛引导,他也能和别人很好相处;而他自己什么也没有改变,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想起江波涛,周泽楷多少有点......不安?他没想过一眼定情这种事情竟会发生在他身上。江波涛的声音,笑容,都在他脑海挥之不去。他开始被江波涛所吸引,现在渐渐有了——喜欢之情?周泽楷默认了这种想法。但他不会透露出来;他并不知道江波涛的想法,不知道他是否能接受这样的感情。

还要等待,不是吗?

“周?你在听吗?”突然被点名的周泽楷一转头就看到索菲亚看着自己,她连忙指指旁边,示意是另一个人和他说话;周泽楷看向索菲亚旁边,安妮歪着头看着他。

“嗯……什么?”

安妮轻声复述了一遍:“艾瑞克邀请他所有高中同学参加他的party,你来吗?”

周泽楷看向他身旁的母亲,母亲笑着摇摇头:“亲爱的,这是你自己的事,我们没有权利替你决定。”

“时间?”

“后天下午。他们直接提到你,希望你能来。”

周泽楷略微思索了下,说道:“我会去的。”

party是能看到一些人放飞自我的时候,周泽楷很认同这句话,比如现在。舞池中尽是狂欢的人,音响被开到最大以至于周泽楷很难听到人们的说话声。而此时手机的震动正提示他有人找,周泽楷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急忙接起手机。因为屏幕上,视频通话来电人:江波涛。

然而刚接通,屏幕一阵晃动;晃动期间还参杂着其他声音。周泽楷没办法清楚分辨出这些声音,毕竟音响实在太响了。屏幕停止晃动时,江波涛出现在屏幕上。

“小周。”江波涛笑着看着他,尽管现在他的模样有点狼狈:头上落着几片树叶,上衣几近全湿,还有一根小树枝不知怎么挂在衣服上。看起来像是在热带雨林中劫后余生,如果忽略他脸上的笑容。

“江,你?”

“啊,这个啊,你看看那边。”江波涛把手机对着另一个方向。沙滩,毫无疑问,江波涛现在在海边;远处几个人影快速跑动着,手上拿着的估计是水枪。

“我被他们拉到海边玩了,主谋在这儿。”屏幕视角又一次变化,方明华笑眯眯地出现在屏幕中,朝他招招手。

“这次活动不错吧,小江?”

“真不错。”江波涛特意加重了真字的读音,周泽楷大致能想象到他的神情,忍不住笑出声。

“小周。”江波涛重新出现在屏幕上,“你那边好吵啊。”

周泽楷将手机摄像头对着舞池,江波涛立刻明白。

也许是对周泽楷会参加这样的party感到惊奇,江波涛问了句:“玩得开心吗?”

周泽楷过了很久才点头。犹豫那么长时间,也不是非常开心吧?江波涛又问:“下次,和我一起旅游吗?”

糟糕,失口了,江波涛连忙解释:“我是说......和其他人一起出来玩,挺有意思,不是吗。”

周泽楷捕捉到他那一瞬间的小慌张,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说:“好,我们一起。”

我们一起,只有你和我。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