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秋

迂回(1)

本文是我和@怡霁 的联文(这联文拖挺久了)

原作设定

微太中

ooc有

可能有bug,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那什么,我和怡霁都是不定更新......




蔚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这无一不透露出今天是个舒适的晴天。此时,坐在咖啡厅中喝一杯香浓的咖啡,伴着舒缓音乐享受阳光的温暖无疑是最佳选择。当然,前提是忽略那些大型施工的噪音。


距离涩泽龙彦的事件已经过去一段时间,横滨还在重建中。政府优先将武装侦探社及其住处重建,并在侦探社的资金上给予一定支持;算是给武装侦探社的报酬。按理说,能早点安顿下来是一个好消息;然而顶着噪音污染工作的侦探社社员可不这么想。


“啊啊啊啊这声音就不能小点嘛!名侦探的脑袋都要爆炸啦!”江户川乱步坐在堆满零食的桌上不满道。


“乱步先生,请忍耐一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谷崎润一郎的声音被刺耳的焊接声盖住。离窗户最近的与谢野晶子和宫泽贤治不得不捂住双耳以减轻噪音传入耳朵的音量。但,比焊接声更大的声音在侦探社内部响起,那就是国木田独步的吼声:


“太宰!你这混蛋工作又偷懒!”


“正如乱步先生所说,噪音太大脑袋要爆炸了;被噪音吵死一点儿也不浪漫。”被点名的太宰治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而放在他旁边的文件压根儿就没动过;如果不是太宰治睁着眼睛,旁人都以为他睡着了。


国木田独步一脸怒色看着太宰治,又是一声怒吼:“别为你的偷懒找借口!”


旁边的中岛敦一脸无奈的看着两人。太宰治想方设法工作偷懒,国木田独步因此大发雷霆,这样的戏码每天都会在侦探社上演;加入侦探社那么久,中岛敦已是见怪不怪。


话说上一次太宰先生干劲十足地时候,好像在聊天......中岛敦回忆之前起太宰治翘起椅子,哼着曲子一脸玩味看着手机的模样。那时,中岛敦询问对方是谁,太宰治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


只是一个友人啦~


不过太宰治每天面对的只有侦探社的各位,而且和侦探社的各位也不怎么待在一起,更别提不是侦探社的人;给他打电话的人更少,多半还是那些无聊的广告商。突然冒出来一个友人,这让中岛敦吃了一惊;而且听太宰治的语气,两人关系非常密切。


稀奇啊,太宰先生的友人......不会和太宰先生一样是自杀爱好者吧?



坐在办公室的中原中也狠狠打了个喷嚏,他看着敞开的窗户,犹豫再三还是选择关上。敲门声随着窗户关上的声音响起,尾崎红叶推门而入。


“你没有感冒吧,我在门外都听到了。”尾崎红叶知道她根本不用管这种小事,毕竟那么大的人不会连自己身体状况都不清楚,所以她只是象征性地问中原中也。


“啊,没事。谢谢大姐头关心。”中原中也理了理衣服,替尾崎红叶拉开椅子。“这次过来,有什么事吗?”


尾崎红叶坐下后,将文件放在中原中也面前:“首领下令,各个干部通知港口黑手党其他成员,后天将这个组织直接消灭,相关信息都在这里。”


“噢?”中原中也翻开文件,慢慢露出微笑,“这么看来之前和他们的谈判失败了。也好,能痛快战一场。”


尾崎红叶看了中原中也一眼,对他的反应并不意外。这一年,中原中也的工作几乎全是批阅文件,而且数量是原先的两倍,实战反而少的可怜。虽然中原中也没有表现出来,但尾崎红叶多少能察觉到中原中也的烦躁。他是天生的战斗者,自然以战为乐;成天干着“文人”的事确实不是很适合他。现在的出战令,无疑能让中原中也压抑着的战性全部爆发。


野兽被压制久了,是时候该闹一场了。



“各位辛苦了。”国木田独步合上电脑,标准着今天在武装侦探社的工作已经完成。


“不——辛——苦——”太宰治拖着长调回答。


“刚刚那番话不包括你,太宰!你今天的工作全是敦帮你完成的!”说罢,国木田独步开始对太宰治进行长篇批评。“又来了。”与谢野晶子摇摇头。


“那个,社长发了封邮件。”谷崎直美突然出声。


“嗯?”众人发出疑问的声音。


谷崎直美拿起电脑,将屏幕面对他们:“异能特务科希望我们侦探社接受一个委托,具体信息会派人过来解释,时间在后天下午2:00。”


异能特务科……众人不约而同转向一个人。


“嗯?看我干嘛?”太宰治一脸无辜。


江户川乱步往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含糊不清地说:“你知道吧,太宰。”


太宰治向后靠着椅子,言语中不带任何感情:“嗯,毕竟是面谈;他如果希望事情顺利,是不会出面的。”沉默了一会儿,太宰治突然站起来,十分愉悦地说道:“那么,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指不定路上能遇到愿意与我殉情的美女呢~”然后哼着歌,轻快地离开侦探社。


太宰先生,真的看不透啊……中岛敦看着太宰治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楼梯口。



“首领,已经准备好了。”中原中也向森鸥外汇报。


“中也君,最近我们手下的组织都有点躁动呢。”森鸥外的脸上挂着他标准的假笑。


“请首领放心,我会让他们明白与港口黑手党作对是怎样的下场。”


森鸥外满意地点点头:“嗯,出发吧。”


“是!”



与前两天不同,今天的天气实在太热了。离开充满冷气的房间后,中岛敦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能被热浪融化了。好在宿舍到侦探社的路程不远;走快些就能早点赶到侦探社,早点结束这烈日的暴晒。想到这儿,中岛敦加快了步伐。


“噢,敦,你来了。”到达咖啡厅时,国木田独步已经坐在一个空位上,他冲中岛敦摆摆手,示意中岛敦过去。


而国木田独步的对面坐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士,年纪看起来不大,但给人一种职场女性所有的干练的感觉。


国木田独步介绍道:“这是我们侦探社的社员之一。”


中岛敦连忙行礼:“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中岛敦,请多多指教。”


“初次见面,我是辻村深月,请多关照。”辻村深月也礼貌行礼。


咖啡厅的门再一次被打开,三人向门口望去,太宰治几乎是趴着进来,脸上的汗珠不住地下滑,嘴里还嘀咕着“大热天还接受委托什么的简直是恶魔的做法啊”之类的话。


辻村深月看见来者是太宰治,起身行李:“您就是太宰治先生吧,我是......”


“啊!这位美丽的小姐!”太宰治以最快的速度冲到辻村深月面前紧接着单膝下跪,轻轻捧起她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说出他无数次赞美女性美貌的话。这幅一见钟情的模样,与刚才快要倒在地上的样子简直若判两人。

中岛敦暗叫不好,太宰先生的殉情邀请又来了;旁边的国木田独步已是一脸黑线。而此时,辻村深月被太宰治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别过头轻咳两下;同时,太宰治一脸深情地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请您务必和我一起殉情!”


哎?


“砰!”辻村深月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国木田独步已经把他的“理想”笔记本狠狠砸在太宰治的头上;中岛敦站在一边不住地道歉。“非常抱歉让您看到如此失礼的景象。”国木田独步向辻村深月致歉,然后不管太宰治的惨叫,对着他的头又是狠狠一下,并对咖啡厅的服务员说道:“小姐,麻烦把绳子拿过来。”


服务员十分熟练地从柜子里拿出一根麻绳递给国木田独步,显然太宰治没少干这样的事情。一拿到绳子,国木田独步就把太宰治死死绑住;然后把他扔到咖啡厅里面的一个房间,而太宰治的惨叫比刚才响了至少三倍,可想而知房间都里发生了什么。


意外,太宰治先生是这样的人啊。辻村深月曾经见过太宰治,但只限于照片罢了;有关太宰治的信息几乎全是她的上司坂口安吾告诉她的。不过,一见面就邀请人殉情,他真的曾经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吗?辻村深月有些难以置信;要不是她知道坂口安吾从不说谎,她都要对太宰治持怀疑态度了;毕竟太宰治的举动根本让人无法联系到他的过往。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中原中也先生组成曾经黑社会中最凶恶的双黑组合。


国木田独步回到座位上时,脸色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再一次向辻村深月致以歉意,随后切入正题:“那么,请您说明这次委托内容吧。”


“不用等太宰治先生出来吗?”


“噢,没关系。”国木田独步扶了扶眼镜,辻村深月确认再三,便开始说明委托内容:


“这次的委托在这里。”辻村深月将一个细细密封的文件袋推至两人面前,“详细说明及相关资料都在里面,请在我离开之后打开。”


“这次委托本来是以电子邮件形式传给侦探社,但在发送邮件天前,我们的电子邮件被人拦截了。”辻村深月皱折眉头说道,“奇怪的是对方仅仅只是拦截了邮件,并没有侵入我们的系统中。”


“如果只是邮件被拦截,那还不足以面谈,对吧?”


“没错......哎!”辻村深月一脸惊讶,“你这家伙怎么挣脱绳子的!”国木田独步看着身后的太宰治,惊讶中带着些许怒气。


“国木田君忘了吗?绳子可是自杀爱好者的好朋友啊!”太宰治悠哉地趴在后面的座位上,笑眯眯地说:“所以后面发生了什么?”


“太宰治先生已经分析到这里,后面的事情自然也已经知道了吧。”辻村深月明白太宰治指什么。


“不知道哎。况且,委托都是由委托人提供信息,我们侦探社对于你们的委托可是半点信息都没有,如果辻村小姐不详细说明,我们会很困扰。”太宰治依旧笑眯眯地看着辻村深月,但话语中却给她一种无形的压力。


辻村深月叹了口气,犹豫了下,说道:“正如太宰治先生所说,如果只是邮件拦截,那么我们异能特务科完全可以内部解决。但在邮件被拦截后,我们得到消息,我们有三位负责监察的人员死亡,死亡时间死亡原因完全相同。而且,这三位死亡人员与委托有极大关系。在这之后,政府便对我们下达封口令,并且取消关于这次事件的调查行动。”


“政府下达封口令并取消调查行动?”中岛敦有点不敢相信,“这种情况不更应该调查吗?”


辻村深月无奈地摇摇头:“异能特务科自然也不想放弃调查,但这是政府的命令,我们也无能为力。”


“嗯……”太宰治的表情毫无变化。“具体情况我们已经了解,关于委托,我们侦探社还需讨论。若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国木田独步说道。


“拜托你们了。”辻村深月深深鞠了一躬,“那么,国木田独步先生,太宰治先生,中岛敦先生,告辞。”


“辻村小姐,您的手机落下了。”太宰治提醒道,并给辻村深月递过去。“可要好好注意口袋啊。”


“恐怕是掉出来了,多谢提醒。”


离开咖啡厅,辻村深月就看到异能特务科专属的黑色汽车在街道一旁等待。坐上汽车,辻村深月回忆刚才太宰治的一番动作;她的口袋还没浅到足以让手机掉出来,那么所谓的手机掉出来......辻村深月回忆起太宰治的话:


可要好好注意口袋啊。


口袋!辻村深月赶紧摸了摸口袋,一张叠好的纸条安静地躺在里面;辻村深月打开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


隐瞒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中也先生,西面的敌人已确定全部被消灭。”一个部下汇报道。


“好,去清理现场。”


西面清理完了,只剩南面了。中原中也点了支烟,这次行动太顺利了,顺利到让人怀疑。中原中也莫名有种异样的感觉,然而每次他有这样的异样感,往往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上次中原中也有这种感觉后,太宰治叛逃了,并且给他一个告别礼物——炸了他的爱车。一想起爱车被炸得面目全非,中原中也就来气。


“中也先生!”一名部下急匆匆跑来,“芥川先生在发现南面发现一名不明人员,并希望您过去。”


“噢?”芥川龙之介一向是自己解决全部任务,这样的情况实属罕见,“带路。”



武装侦探社全员坐在会议室中,照片与资料散在桌上,投影仪正播放着。屏幕上,坂口安吾带着他浓重的黑眼圈出现在画面中。


“武装侦探社的各位,我是坂口安吾。接下来我会详细说明这次委托内容。这次的委托与这三人有关。”坂口安吾调出三张照片,照片上的人让侦探社的成员都瞪大了眼睛。



“喂喂开什么玩笑啊……”眼前的一幕让中原中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谓的不明人员就是地上这个昏迷不醒的男人。中原中也虽然与他交集不深,但还不至于不知道名字。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织田作之助。



坂口安吾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次委托,异能特务科内部命为,死亡异能者复活事件。”

评论(9)

热度(19)